【烟台故事】广河:秦始皇赐名的河

来源:大小新闻网编辑:姜涛发布日期:2019-04-16 06:04:24

邹本广

广河地处昆嵛山北麓,全长三十多里,直接流入金山港入海。

这原本就是一条小河,但听名字好像是一条大河。其实这条河在胶东没有多少人知道,就是在牟平当地知道的人也不多,只是在姜格庄、龙泉两处乡镇沿河而居的人们才感觉到这条河的存在。

一条小河为什么会叫广河?据传说这是秦始皇东巡路过此河时,曾在河里饮过马,并赐名“广河”。所以,广河的名字从两千多年前,一直流传至今,现在还是叫广河。

据一九三六年民国版《牟平县志》记载:“广河,长约三十里。发源于昆嵛山后麓龙劈山,……相传秦始皇东巡,曾在此河饮马。”

我的老家村庄在广河东岸几百米处,小时候春夏秋三季都是在广河里摸鱼捞虾,并经常听老人讲秦始皇路过此河饮马并赐名的传说。

大概是在一九八零年,牟平县搞地名普查,每个公社要抽调一名多少会写字的人到县地名办公室参加专职地名普查工作。我当时在公社当通讯报道员,就被安排到地名办公室当普查人员,主要任务是负责本公社的山川河流、名胜古迹、村名来历、民间传说等的调查摸底,并写成文字汇总给地名办公室。

对于广河,可以说我是伴着这河水长大的,所以调查这条河名字的根源更加认真对待。我当时推着自行车,沿着河沿从姜格庄公社走到龙泉公社,在河两岸走访十二个村庄,与二十六名老年人寻问广河名字的来历。其结果大同小异,综合当地文史资料,大体意思是:秦始皇的大队人马是从芝罘岛沿海边东行,在养马岛外的系山休整后,沿着海边继续往东行了四十多里,已是人困马乏,正愁着找水,眼前出现了一条由南向北流淌着清澈的河水,大队人马解除了饥渴后,秦始皇看着河水问随从,此河叫何名?先行探路随从回应,当地人没说河叫什么名,居在河东的称西河,居在河西的称东河。秦始皇就随口说:此河水面宽广,直通大海,应叫“广河”。

据传,当时地方官员在河坝上刻碑立传,后发大水碑石冲入河中不知去向。

广河属于季节性河流。春季的干旱时期,只是河中间有小溪不紧不慢地悠悠流淌着,但没有断流的时候。是村里春灌春种的主要水源。

可怕的是到了雨季,一旦连续不停地下两天暴雨,上游的大水不是流,也不是泻,而是跳着高一波一波地往下横冲直撞,低吼的涛声令人发抖。浑泥黄水的涌流上下翻滚着草垛、房架、门窗、带蔓的瓜类、淹死的猪鸡鸭鹅和成棵的大小树木。

如果洪流入海时是退潮,雨停后半天大水就会入海消退;如果是遇到涨潮,海水往河里顶,河水下不去,水面就会快速提高,河水破堤后横向漫淹,庄稼全都淹在水下,连春玉米都不露头。那时广河真的是广河了,东西约五六里,往北十里的入海范围内,全是一片汪洋。

这情景如果被当年的秦始皇见到,真不知道这位千古一帝能给这条河赐个什么名了。

有时河水会漫到村南头住户的院子里,村里的街沟的水也就直接与河水相通。我小时候还记得河里巴掌大的鲫鱼顶着水往村街的水沟里跑,拿锨一拍就能抓住。只不过到现在也没弄懂,鲫鱼为什么不往大水里游,偏要顶着水往小水沟里舍命地跑,好像小水沟上面有什么东西引诱着它似的。

广河发大水的年景,河西岸的庄稼会大量减产,有的低洼地块会颗粒无收。所以人民公社时期,每年冬春两季,全村男女老少的主要任务是治理广河。那时没有机械,全靠小车从河床挖土推到大坝上加高。就是读小学的学生,也两个人抬一小筐往大坝顶上抬泥土,中午还要带干粮,吃在河坝上。四年级的时候赶上文化大革命,后期又是贫下中农管学校。所以冬春两季一没事了,就被赶到了广河抬土加高大坝。

那些年雨水多,大坝老是被冲毁,所以就年年修坝堵缺口。直到现在还想起抬土往坝上走累得挪不开步,休息时坐在地上起不来了的滋味。

说广河,就不得不说另一条河———汉河。

汉河地处广河西面大约一千米左右,这两条河可说是姊妹河,发源之地都是昆嵛山北麓,都是流入金山港入海,只是汉河的长度是约六十里,而广河却只有三十多里。

民国版《牟平县志》载:汉河,长约六十余里。发源于昆嵛山,北流经殿后(村)、滩上(村)……至金山港口入海。两岸多平原沃土,惟以下游淤沙渐高,雨水积涝,田野时成泽国,殊属堪虞。

民国县志的记载可能也是根据先朝时代文献记录而来,不可能是当时撰编成章的。并且对两条河的记载与现在的实际状况基本相符。也就是,汉河比广河长,暴雨时水势更猛,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前面已说过,发大水时,村子以西一片汪洋,说的就是两条河同时发大水时的情景。其实说两条河发大水也不准确,应该是三条河。在广河与汉河之间还有一条河,地图没标名,县志上也没记载,当地人叫“摸蛤河”。这条河也是南北走向,下游与广河、汉河并在一起流经金山港入海,其发源地不得而知。

摸蛤河的水流比东西两条河要小,但是常年都有涓涓细流,而且水质甘甜,比汉河、广河的水都好喝,没土腥味。更为奇特是,河中的细沙中生长着一种蛤。这种蛤外壳深绿色,壳内是红色花纹。这种蛤有杏子那么大,可食用。煮出的蛤汤像牛奶一样呈白色。当年生产队田间休息时,很多妇女都下河摸蛤。据说这种蛤在很早的年代就生长在这条河里,所以叫摸蛤河。

汉河比广河长,水量也大,为什么汉河不叫广河?更何况,秦始皇东巡时,是先经过汉河,而后再到广河。难道说当时汉河干涸了,而广河有大片水面,也不得而知。

为此事,搞地名普查时也有过争论。有人说汉河比广河长一倍,发源地同出一处,怎么可能大河无水小河满呢?是不是古人把两条河的名字搞错了。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广河上游有个老村庄的名字叫广河(村)。直到今天也是这么叫的,从没改变过。

不过据传说,早年的汉河叫“旱河”,除了雨季,常年断流。后来有人觉得,既然是河,有流水的时候就不能叫旱河,所以改旱河为汉河。这也只是个传说,没有正文记载。不过传说也是历史的一部分。

再有一说是,摸蛤河下游的老鳖湾地下与汉河相通,河水被老鳖吸到湾里了。这个老鳖湾常年不断水。我还记得湾中的水常年是深绿色,小孩时都知道距湾远一点,不敢靠近。就是大人,也很少有人进入。这个说法不可信,因为摸蛤河的水都是流经老鳖湾后入海的。摸蛤河长年不断水,湾里的水是满的,哪用的着老鳖去吸汉河的水呢。

还有一种说法是,汉河上游存水,下游断流;而广河是上游不存水,有水就都往下游流,这就形成秦始皇路过时,汉河无水而广河有的可能性。

古人云: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两千多年前秦始皇赐名的广河,当然也是不见秦始皇的踪影,留下的只是个民间传说。

可惜是,用不了多年,这个传说也会在历史的长河中断流。因为下一代人已经不在乎传说了。

我曾问过村里多个三十至四十左右岁的人,广河为什么叫这个名?多数人是瞪着两眼没回应;只有一个说:不是修长城那个老伙家起的名吗?

那么再下一代,想知道广河名字的来历,只能从县志上查找了。

责任编辑:柳林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4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2653 举报邮箱:3445611386@qq.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