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改 梦想“桃李满藏区” 记雪域高原上的海阳援藏教师鲁旭

来源:今日海阳编辑:姜涛发布日期:2019-03-13 09:03:02

大小新闻3月13日讯 (今日海阳记者 修莉)

鲁旭,1977年4月生人,2000年大学毕业后在海阳市第四中学任教,教学物理学科。2016年报名参加第一批组团援藏,为期两年,2018年期满,申请并留任第二批组团援藏,为期三年。

以藏为家 初心不改

鲁旭一直神往于神圣的雪域高原,一直艳羡西藏美丽的自然风光,一直钟情于那里淳朴敦厚的风土人情,也一直关注藏区的教育,内心期待有机会去支教。2016年5月接到援藏通知后,鲁旭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他怀着无限憧憬,带着“桃李满藏区”的梦想,来到了援藏目的地日喀则市第一高级中学。

“日喀则作为祖国的西南边陲,美丽的地球第三极,我在这里生活和工作了两年多,早已爱上了这里!如果说对西藏到底是一份什么样的感情,我感觉自己已经是西藏的一分子,西藏是我的第二家乡。”谈到来西藏的初衷,鲁旭老师眼里闪烁着光芒,“作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我一直有一个‘桃李满藏区’的宏愿,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藏汉文化的传播者和民族团结的拥护者。”

为梦想付出的艰辛

日喀则地区地处于祖国西南边陲,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大气压低,氧气稀薄,每年的5月到10月氧气含量大约是内地的80%,其余时间只有内地的60%多一点,从10月到来年的5月,经常滴雨不下,有人形容“地上不长草,石头遍地跑”毫不夸张。

2016年8月,鲁旭初到日喀则,高原反应就给了他“当头一棒”,剧烈的头疼、恶心、胸闷,须不时地大口吸两口气才能舒坦些,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在刚到日喀则的第一个周里,鲁旭在从学校到公寓不到2公里的路上,下车吐了三次。“对不起同学们,请容许老师喘几口气再接着讲。”初进课堂,这是鲁旭常说的一句话,他感觉在家乡连续上三节课都没这么辛苦。加上干燥的高原气候,口鼻生烟,到日喀则的不到两个月时间里,鲁旭瘦了将近30斤。

“好在现在国家非常重视西部建设和发展,教学条件和内地差不多,甚至在某些方面要更好。从教学楼到操场,从教师配置到教师培训,国家都投入了很多精力、物力。当地和山东政府也非常支持援藏工作,因此,我们援藏教师的住宿、生活条件很不错。我们的援藏领导常说‘吃饱了不想家’,我们选择了援藏,就选择了奉献。”

和家人视频是每天最幸福的时刻

“我的‘援藏’决定家人是非常支持的,只用了一顿晚饭的时间,就决定了这件事情。”说起家人,鲁旭眼中闪现着泪花,2016年8月6日启程进藏的前一天全家人都搬到了他的岳父母家,当时儿子不满5岁,妻子怀有6个月身孕,“说实话,我能够进藏圆梦,最应该感谢的就是我的家人。我要感谢我的岳父母,他们年近70岁,还要帮我照顾妻儿。我还要感谢我的妻子,她为了支持我进藏,办了停薪留职,这两年多的时间她为我们这个家庭付出了太多。家业不能兼顾,忠孝不能两全,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在妻子临近生产的时候,日喀则一高领导坚持要求甚至命令鲁旭返回海阳照顾妻儿,他才在儿子来世的头天晚上回了家。鲁旭对着襁褓中的儿子说:“你就叫‘鲁家诺’吧……”妻子泪眼婆娑,她何尝不理解丈夫对家庭的一份愧疚和承诺呢!

工作忙起来的时候不顾得想家想亲人,可一到逢年过节或者夜深人静的时候,鲁旭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翻看一家人团聚时的照片、老大的班级群……“我和妻子约好了,每天晚上6点我们开视频,每天这30分钟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探索“适藏”教学模式

来到日喀则第一高级中学,拿到手里的是不熟悉的教材,教学内容迥异,考试大纲悬殊,汉藏语言不通、交流困难,鲁旭感到教学工作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客观上来说藏区教育起步晚,文化底蕴薄弱,日喀则作为后藏地区,学生大多分布在农牧区,信息接触匮乏,对知识的理解和思维习惯的养成都欠火候。西藏实行双语教学,平时除了藏语这门课外,其余全是汉语教学,然而学生平时的母语不是汉语,学习时对概念的形成就需要一个漫长和困难的过程。好在现在国家重视普通话普及,现在的学生普通话一级比一级好。”

2016年初到日喀则,鲁旭任教高二,2017年任教高三,这两年里他还任教了级部唯一的宏志班(相当于内地的奥班),2018年继续留任高三。在教学工作上因为学情的差异,鲁旭等援藏教师上课前期的备课工作是非常庞大和繁琐的,备课要足够细致和具体。“和内地教学相比,我们几乎是从零开始,从最基本的概念和规律开始,我任教的学科是物理,学生的物理基础几乎等于零,我们的教学可以说是要‘手把手’进行,要把起点尽可能放低,要多启发、多引导、多练习,要尽可能让课堂形象具体。”

俗话说,付出终有回报。两年的援藏教学,鲁旭获得了“日喀则市优秀援藏教师”“ 日喀则市赛课一等奖” “金牌班主任”“ 日喀则市教学能手”等荣誉称号。2018年高考鲁旭任教的宏志班有三个学生考入了自治区十佳,同年5月3日省党政代表团到日喀则市一高实地调研山东教育援藏工作实施情况,一行人深入课堂,感受鲁藏两地教师在教学上的交流交融,鲁旭作为援藏教师代表开展课堂教学。

爱在西藏 难以离开

日喀则一高的学生们都亲昵地喊鲁旭“鲁爸爸” ,殊不知这一“爱称”背后渗透流淌着他多少付出。课上他生动形象地讲好每节课;课下他和蔼可亲、循循善诱地培养学生的生活习惯;生活里他无微不至地照顾学生。班级里的一个女生格桑曲丹在两个月里先后失去了爸爸和哥哥,他在了解到情况后,自己买好了水果和营养品,拿出了200块钱去看望了她的妈妈。

毕业典礼前,学生罗布扎西欣喜地跑到鲁旭办公室,“老师,学校安排我表演独唱,我唱你最喜欢的‘我的家乡在日喀则’吧!”毕业典礼上,学生们十分隆重地给鲁旭颁发了“终生班主任”勋章,在全班学生合唱“时间都去哪儿了”的歌声中结束,鲁旭哭得稀里糊涂,他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感动还是不舍,“你说,遇到这样一群学生,我能不全身心投入去教他们吗?”

面对难舍深情,鲁旭常常思考,他将拿什么来回赠眷念着他的日喀则?于是,继续留藏的念头在心头潜滋暗长。“第二批援藏2021年夏天结束,那时我可能更加不愿离开,如果有可能,我想一辈子留在西藏。即使回到家乡,我也会常常想起这里的故事和孩子。我的人生价值在西藏。”

记者手记

2019年春节,鲁旭老师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他正在家中享受难得的亲子时光,采访接近尾声时,鲁老师这样说———委托你写稿子的时候表达一下我对家乡领导的真挚感谢,每年中秋节和春节等节日,他们都亲自慰问我的家属和我本人,平日里一直对我和我的家庭给予关心照顾,从无遗忘,所有待遇都在第一时间落实,家乡领导是我圆梦路上的坚强后盾。

最后,还要感谢我岳父母和妻子,这些年,我亏欠最多的就是他们及我的一双孩儿。去年夏天,岳父突然暴瘦10多斤,去医院做了全面体检,这期间妻子没有透露任何消息给我,我也是一再追问才得知。在等待结果的几天里,我失眠焦虑,常在噩梦中悚然坐起……出结果后妻子第一时间告诉我,岳父身体无大碍,我骑着车子回公寓的路上泪流满面,我没有尽到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很多话我无法当面同他们讲,借这个机会告诉他们我的愧疚之情吧。

3月2日鲁旭老师到达日喀则,3月4日正式开启新学期的教学工作。

责编:杨迪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官方微信(ytdaily)

下载 大小新闻客户端

大小新闻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4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2653 举报邮箱:3445611386@qq.com
'); })();